修忍辱,消业障,学宽恕,做学问。

【双黑太中】MR.ROME(4)

*前篇(1)  (2) (3)


*黑手党干部太宰治x黑手党干部中原中也


*只是想讲一个罗马假日一般的故事


——



“多谢你来帮我的忙!”

 

芥川龙之介闻言白了中岛敦一眼。中岛敦看到芥川龙之介望过来的眼神,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露出一个含着抱歉意味的笑来。芥川龙之介本还想瞪他几眼的,看着他那颇有些傻气的笑脸,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没了脾气,心想着罢了罢了,只不过顺便帮他看个屋而已,并没有耽误多少时间。

 

芥川龙之介心里是这么想的,可实际上并不“顺便”。在来意大利之前,芥川龙之介就被告知此次任务中组织请了个外援,专门安插在意大利内作为情报网。芥川龙之介满心以为会是一个如太宰治一般靠谱的人物,可当他到达约好的汇合地点的时候,才察觉到些许不对劲来。一般内部人员会面,总是选择越隐秘越私人的地方越好,而此次会面的地点居然是一所私立寄宿制学校的门口。芥川龙之介早先还怀疑是这位重要人物有意为之,目的是迷惑敌方,直到芥川龙之介看着一个学生模样的少年小跑着到了校门口,对着保安一阵赔笑点头,才惊觉原来这个所谓情报人员就是一名再正常不过的高中生。

 

看着那个少年深鞠躬的身影,芥川龙之介心里突然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那个少年在得到了暂时出校门的准许后,一转头就冲着芥川龙之介大声招着手。冷静如芥川龙之介在一瞬间都想冲上去把他那条挥舞的手臂给掰断,并且沉声告之这次会面是秘密会面,而不是高中生见老同学。

 

事情并不如芥川龙之介所愿,反而朝着一个奇怪的方向发展了开来。所谓外援的那名少年叫中岛敦,尚且未成年,还是读书的年纪。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乖孩子的气息,看上去不过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学生了,且脸上总是带着一点温和的笑,与“黑手党情报网”这种身份简直八竿子打不着,一看就像是会在学校好好念书的学生。芥川龙之介脸上表情平淡无波,嘴上询问着他的情报,而心里却涌上了一股组织所托非人的悲怆之感。

 

然而事实稍微出乎芥川龙之介预料的是,这个看上去就是乖的不能再乖的三好学生,在情报收集上的确有一套。芥川龙之介看着他精密得惊人的情报网,心里倒是小小地吃了一惊,也因此开始怀疑他那乖顺外表的真实性。在他心里,中岛敦是一个装作乖孩子、实则本质为老奸巨猾的阴险家伙,芥川龙之介因此开始格外注意起中岛敦来,试图揪住他乖巧面皮下面的狐狸尾巴,而始终未能成功。

 

芥川龙之介尝试过各种方法,带他灌酒、逃课、彻夜不归,诸如此类,如此种种,从太宰治那里学来的花招几乎都用尽了,还是没能从中岛敦嘴里撬出更多和他自己有关的信息来。而后中岛敦歪着脑袋眨着眼睛,一脸关切地看着他的时候,芥川龙之介的内心油然而生了一种可怕的念头:该不会他的本性就是这样的吧?

 

现在看来要么原因只有两种,一种是中岛敦太过于奸诈狡猾,对于自己的身份咬得很死,即使是醉得不省人事,也不会透露一个字母。第二种可能就是,这个人或许真的就是个乖孩子好学生,只不过碰巧掌握了这么多情报而已。

 

思来想去,芥川龙之介还是觉得第一个可能比较靠谱,并在这之后从未放弃过对中岛敦身份的打探。一个中学生碰巧掌握了情报网?怎么可能?芥川龙之介内心所树立的三观是不存在这样的事情的,在他看来,如果一个纯粹的中学生能这么轻而易举地获得情报,那他的老师太宰治也能不再自杀,并且朝气爽朗地活下去。

 

昨晚太宰治把可疑人员的名单最终筛选为一人,让他重点盯梢。芥川龙之介根据中岛敦所提供的相关信息,在最终可疑人物可能出没的任何地点都设下了埋伏。谨慎起见,芥川龙之介让中岛敦提供可疑人物的位置信息。中岛敦看着芥川龙之介,难得地露出了一点为难的神色。

 

“我的信息来源其实也很不稳定。”中岛敦挠了挠头说,“昨天我的情报人可能没有回家,我在他家没有看到灯光。”

 

“你有他的联络方式吗?”芥川龙之介问道。

 

“没有,他行动倒是挺随性的。”中岛敦说,“不过我知道他有好几个住处,我今晚就挨个去拜访一下好了。”

 

“我也一起去。”芥川龙之介说。他早就从中岛敦嘴里听说了这个所谓的情报人,在中岛敦嘴里,这个人神秘又狡诈,不知为何掌握着全意大利的情报网,并且和多名高官有着私人协议,言行举止都能透露出是一个家境优渥的人,但是却终日流浪街头一贫如洗。芥川龙之介早就对这个情报人起了疑,甚至猜测他是某国来的间谍。

 

“不行。”中岛敦的语气突然很坚决,“你留在我的宿舍里。”

 

“为什么。”芥川龙之介愣了一下。

 

“我们学校是全日制寄宿,半夜会有舍管查房。要是他发现宿舍没有人,我会被扣操行分的。”中岛敦很是诚恳地说。

 

芥川龙之介看着中岛敦有些凝重的脸色,不知为何内心有点无力,想要与之辩驳一下的尽头都提不来,甚至还想干笑两声。这个人还真是至始至终地扮演着好学生的角色,即便敏锐如芥川龙之介,依旧从他身上找不到任何破绽来。

 

“虽然我昨天没有找到我的情报人。”中岛敦关了宿舍门,转头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芥川龙之介笑了笑,“但是我找到了他工作的地方,只要借一下你的电脑,我就能和他取得联络了。”

 

“你是做情报工作的,你连电脑都没有?”芥川龙之介看着中岛敦,不知为何心里莫名地很平静。或许他潜意识里已经觉得在这个少年身上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了。

 

“我也不算是做情报工作的,我只是碰巧认识了一个情报人而已。”中岛敦锁了门,跟着芥川龙之介下了楼。

 

“碰巧?”芥川龙之介问道。

 

“我是他打工的那家花店的常客,一来二往就成为了关系不错的朋友。”中岛敦很不好意思地说,“因为他包装的玫瑰花总是开得刚刚好,带着清晨的露水,而且花枝上的每一根刺都被去得干干净净。”

 

“他跟我说,如果我在他那里买一枝花,就给我提供一条我想要的任何情报。”中岛敦想了想,补充道,“为了芥川你口中的任务,我买的花已经送遍了全校的女生了。”

 

“是吗。”芥川龙之介心里突然涌上了一阵奇怪的感觉,他犹豫了半分,看向中岛敦,用一种不甚在意地语气问道:“那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中岛敦摇了摇头,“但是我知道他的姓。”

 

“他姓什么?”出于某种预感,芥川龙之介感觉自己此刻有点紧张。

 

“中原。”中岛敦说。

 

“我叫他中原先生。”

 

——

 

“你可以醒来了。”

 

耳畔传来中原中也的声音,太宰治睁开了眼睛。中原中也凑在他的耳畔,张开嘴准备说些什么,正好和太宰治睁开的眼睛对上了视线。像是触电一般,中原中也立马弹开了身体,和太宰治之间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怎么样?”太宰治笑眯眯地说。

 

“解开手铐花了点时间。”中原中也活动了活动手腕,不知是不是因为被绑了太久的缘故,他浑身的动作都不太自然。

 

“真过分,你就只顾着给你自己解手铐,忍心看我一个人被绑在这里。”太宰治的语气里有点委屈。

 

“你就装吧。”中原中也一巴掌拍在太宰治肩膀上,他下手向来不知轻重,一看就应该是家里幺儿,自小被惯出来的,太宰治一下痛得整个眉毛几乎都要打结。

 

“刚才你装晕的时候,我倒是看你手的动作也没停。你的手铐比我得好解多了,估计早就解开了吧。”说到这里,中原中也像是突然来气一般,盯着太宰治说,“倒是你,一直眼睁睁地看我在这里挣扎,自己反倒在装晕看我的笑话。”

 

“你挣扎成那样还有闲工夫注意我?”太宰治笑着说,“看来你也不差嘛。”

 

“毕竟我是专业的。”中原中也有些得意洋洋地说。

 

“专业的?”太宰治故意拉长这个语调,中原中也反应过来说错了话,啧了一声,也不再说话了。

 

早先太宰治和中原中也遭到了伏击,中原中也反应很快,一下子帮太宰治躲过了一发致命的枪击。太宰治没受什么伤,但是中原中也腰间的血还没止住,因为方才的动作,一下子让他脸色更苍白了些。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捂着腰扶着墙,冷着脸将手伸向口袋,却被中原中也按住了手。

 

中原中也回头冲着太宰治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转过头去,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太宰治坐在地上,看着中原中也的背影。

 

随后他竖起了双手。

 

“我投降。”中原中也说,“不要伤到无辜的人。”

 

中原中也话音刚落,周遭死寂一片,过了片刻,原本安静的黑暗里才传来了些许脚步声。几个人走到中原中也身边,给他铐上手铐,将他团团围住,生怕他有点什么其他的动静。也有一个人想去查看一下一旁太宰治的情况,中原中也直接出声制止了他。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中原中也说,“已经被刚才的枪声吓晕了。”

 

那几个人相互之间对视了一眼,犹豫片刻,还是把太宰治给绑了起来。中原中也啧了一声,脸色很差地跟着那几个人上了车,太宰治被他们也推进了车里。中原中也知道太宰治不可能晕倒,他只是随口胡诌罢了,没想到太宰治却挺配合地装了晕。他闭着眼睛,像是刻意报复一般的,整个人直接靠在了中原中也身上。中原中也眼皮一跳,他整个人被五花大绑着,只能僵硬地抻着上身动弹不得,任由太宰治整个人几乎瘫在了他的身上。相较而言一旁太宰治的待遇可以说是好得太多了,他仅仅只是被绑住了双手,手铐看起来都不来靠谱的样子。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紧闭的双眼,趁着其他人不在意的时候微微睁开了一点,对他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来,随后便为所欲为地将头靠在中原中也的肩膀上。中原中也咬着牙,一时间也不好揭穿太宰治,只能没好气地狠狠咬了咬太宰治的耳朵。

 

被送到地牢里的时候,外面似乎发生了些许变故,他们只来得及将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关在牢房里,并没有留下任何看守。中原中也闷不做声地看着那群人逐渐远去,确保无误周遭再没别人,才抖了抖手,顺手就把方才看起来十分牢靠的手铐抖落在地。

 

“你是怎么惹上这些事的。”太宰治看着在一旁站起来舒展身体的中原中也,笑着问道。

 

“你连这个都没调查清楚?”中原中也挑了挑眉,很是轻蔑的。

 

“我都说了。”太宰治说,“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中原中也像是被什么击中一般,活动筋骨的动作顿了顿。他转头看了太宰治一眼,眼神蓦然不自然起来。

 

“这是你的真心话?”中原中也问道。

 

“真心话。”太宰治说。

 

中原中也冷冷地哼了一声,道:“那这是太宰治的真心话?还是津岛修治的真心话?”

 

太宰治闻言眉头一皱,他抬起头来看向中原中也。中原中也站在他面前,他靠着墙坐着,以至于他此刻需要仰视着才能看清中原中也脸上的表情。中原中也微微抬着头,双手抱胸,眼里有一点点轻蔑。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东西,随手就抛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落在太宰治的手心里。

 

太宰治仔细一看,是一张意大利的居民证。

 

“津岛修治。”中原中也笑着说,“是假名吧?”

 

“是你偷的?”太宰治失笑。

 

“嗯哼。”中原中也心情颇好地哼了一声。

 

“我的事你到底知道多少?”太宰治歪着脑袋,饶有兴致地看着中原中也。虽然他早就知道中原中也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但做到这个份上,还是略略出乎了太宰治的意料。

 

“全部都知道。”中原中也吐了吐舌头,“一开始你把那束花递给我的时候,我大概就猜到了。”

 

“好的,让我问你。”中原中也蹲下了身,凑近太宰治,与他对上了视线。

 

“姓名?”

 

“太宰治。”

 

“身份?”

 

“港口黑手党干部。”

 

“来这里的目的?”

 

“抓叛徒。”

 

中原中也冷哼了一声:“说的倒是实话。”

 

“我要是说了假话呢?”太宰治睁大了眼睛,很是无辜地问道。

 

“那你就别想活着离开罗马。”中原中也面露凶色地说。他的五官本来就不属于凶神恶煞的类型,相较而言更加温和,比较符合东方人的特征。每当他摆着凶狠的表情,太宰治总感觉他是在努力让自己挤出来这般模样的,不仅不吓人,还有点好笑。

 

太宰治歪着脑袋看着中原中也,露出一个笑来。

 

“既然你都问了我这么多问题。”太宰治笑着说,“相应的,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呢?”

 

“无非就是一些无聊的问题。”中原中也摊了摊手,道,“如你所见,我和你是一样的身份。”

 

太宰治眨了眨眼睛。

 

“不仅你们日本有黑手党,意大利也有,你应该知道的吧。”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说。

 

“我是意大利黑手党的继承人。”

 

太宰治点了点头,示意中原中也继续说下去。他的表情很是平静,仿佛中原中也刚刚只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类的小事。

 

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的反应,皱了皱眉,道:“你好像不太惊讶。”

 

“我差不多猜到了。”太宰治笑了,“但是果然听本人亲口说出来,感觉就是不一样。”

 

中原中也没好气地看了太宰治一眼,冷声道:“故弄玄虚。”

 

太宰治只是笑而不答。

 

“我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跟着先生,先生也准备把黑手党交给我继承,但是总有一些反对的声音。因此他决定先让我暂时离开黑手党,表面上让我与组织决裂,暗地里清除因此而蠢蠢欲动的势力。”中原中也撇了撇嘴,说,“于是在我十八岁生日那天,我在所有成员面前和他吵了一架,借此离开了黑手党。”

 

“他的计划是让你在生日那天离开?”太宰治问道。

 

“不,这是我的真实反应。”中原中也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原本计划应该更迟一点的。只不过当时我突然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就像一潭死水,根本看不到方向。所有人都觊觎那个宝座,唯独我不想坐上去。”

 

“只是没想到还有人起了疑心,一直在跟踪我,今天终于让他们抓住了一个空子。”中原中也说,“我压根就不想当黑手党。”

 

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心里微微一动。

 

“不过我也许生来就适合做这一行也说不定。”中原中也耸了耸肩说,“就像先生所说的,我身上流淌着黑手党的血液,即便是隐藏在人群中,也摆脱不了周身黑手党的气息。”中原中也说到这里,转过头看向太宰治道:“也是因为这些,所以你才能猜出来吧。”

 

“的确,一见到你,我就有种强烈的直觉,觉得你是我的同类。”太宰治说,“你或许没意识到,你对自己的气场根本不加掩饰。”

 

“这点我承认,先生也因此教育了我很久了。”中原中也说走到太宰治身旁,靠着太宰治坐了下来。太宰治微微侧头看着这个抱着膝盖、把头埋在其中的少,枫叶一般的头发下藏着一双地中海蓝的眼睛,就像夕阳下的海洋。

 

“不过那是我以前的想法了。”过了许久,中原中也突然说道。

 

太宰治看向中原中也,中原中也也歪着脑袋看着他,对他弯着眸子笑着。不知怎的,太宰治只觉得有些语塞,心里仿佛有个地方已经摇摇欲坠。

 

“我现在觉得当黑手党也不错。”中原中也笑着说。

 

“为什么突然这么觉得了?”太宰治轻声问道。

 

他隐约能猜到这个答案的回答。这几天下来,即便中原中也不说,太宰治也能猜出这个少年的大概的身份,虽然一部分要归功于太宰治的直觉,但大部分原因还是因为中原中也完完全全对他不设防。诚如太宰治所说,他身上有着黑手党的所有气质,是孩童一般的冷酷与残忍,以及老者一般的成熟与老练,想必他还在组织里的时候,也是一个令人胆战心惊的人物,所有人都会惧怕他含着刀锋的蓝眼睛。相遇那么一瞬间太宰治心中一凛,是野兽同样对于野兽的直觉,可当他把那一束玫瑰递给中原中也的时候,心头冰冷的感觉突然消失了。那个野兽一般的少年周身的清冷似乎即刻间消融了,每次太宰治看着他的时候,总觉得他那双眼睛犹如八月份洒满阳光的地中海,明明是冷色调,却如此温风和煦,几乎要让他忘记了初次见面那双野兽的眼睛。

 

“因为我突然觉得黑手党还挺有意思的。”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笑了,“你不就是乐在其中吗。”

 

“我?”太宰治愣住了。

 

“若说最初见面的时候我还能感觉出你是一个黑手党。”中原中也,“现在已经察觉不出来了,反而觉得你越来越像一个普通人了,而且心情一直还不错。”

 

“如果能成为你这样的黑手党,我觉得还不赖。”中原中也对着太宰治,弯着眸子,笑着说道,“你有什么秘诀吗?能不能传授我一下?”

 

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映着自己笑着的模样。

 

八月份正是地中海最美的时刻,仅仅是那纯粹而清澈的蓝,就足以沁入任何一人的心扉,你有什么理由不去爱上它呢。

 

“你真的想知道?”太宰治收起了脸上那一贯的笑容,神情难得有些认真。

 

“想。”中原中也点了点头,刚想再说些什么,鼻尖却嗅到了熟悉的香气。

 

太宰治偏过头去,扶着中原中也的肩膀,轻轻吻住了他。

 

中原中也瞪大了双眼,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

 

“我好像坠入爱河了。”

 

他听见太宰治在他的耳畔轻声呢喃。

 

“你猜猜那个人是谁呢?”

 

——TBC——


评论(19)
热度(322)

© 轩辕氏汤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