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忍辱,消业障,学宽恕,做学问。

【双黑太中】左不过一死了之

*盲狙2018江苏卷语文高考作文


*十五双黑


*可是死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啊【耸肩】


——


中原中也坐在办公桌的后面,表情很不自然,像是即将受刑获审的犯人。而与中原中也的紧张截然不同的,是坐在中原中也对面、满脸笑容的太宰治。说来也奇怪,这明明是中原中也的办公室,按理来说因为是他的地盘,可是在气场上,中原中也足足被太宰治压了一截下去。

 

“那我开始了?”太宰治笑眯眯地问道。

 

中原中也身子不由自主往后倾了些,但随后还是稳住了身形,紧张地点了点头。

 

太宰治得到了中原中也肯定的答复后,脸上的笑容只愈发欢欣了。他双手交叉在一起,支在自己的下巴前,身体前倾,摆出了一个极具压迫性的姿势。

 

“第一个问题。”太宰治笑着说,“你多高?”

 

“…….”中原中也的表情难看得像见了苍蝇老鼠,他瞪了太宰治一眼,才犹犹豫豫地开口道:“一米五九。”

 

“我就知道上次体检你作假了。”太宰治在笔记本上煞有介事地打了一个勾,满脸奇怪的笑意。

 

“闭嘴。”中原中也恶狠狠地说道。

 

“好的,第二个问题。”太宰治直接忽略了中原中也要将他生吞活剥的表情,淡然地说道,“有过恋爱史吗?”

 

“有……”中原中也咬咬牙,好不容易憋出这个字来,看到太宰治挑了挑眉,条件反射地摸上自己的脖颈,立马改口道:“有……吗?”

 

“我问你呢。”太宰治用笔盖敲了敲笔记本,表情微妙地看着中原中也。

 

“那就没有。”中原中也像是突然泄了气一般,很是小声地说。

 

“看来你之前跟我吹嘘的樱子小姐也是不存在的咯。”太宰治的表情看上去像是拼命在憋着笑,嘴唇都快抿成了一条线,青筋都险些憋出来。

 

“假的假的。”中原中也无力地摆摆手,“全是假的。”

 

太宰治没忍住笑出了声,在中原中也愤恨的眼神里很快整理好了情绪,恢复了原来略带笑意的表情。他记录的手一顿,随后转了下笔,对着中原中也挑了挑,示意中原中也凑过来。

 

中原中也半疑半惧地看着太宰治,慢慢地倾过身来。太宰治嘴角噙着笑意,对着中原中也的耳畔,悄悄说了一句话,一下把中原中也激得整个人都差点跳了起来。中原中也连退几步,却没注意撞到了椅子腿,顿时腿一软,一下子整个人就坐在了椅子上,表情惊恐。

 

太宰治歪着脑袋,侧手托着腮,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你喜欢我吗?”

 

中原中也听到太宰治在他的耳畔如此轻声说道。

 

——

 

 

 

 

 

左不过一死了之

 

 

 

 

 

——

 

中原中也今年十五岁,和身为搭档的太宰治也算是配合训练了一段时间。组织上似乎有意栽培他和太宰治的意思,对他们两个的默契训练很是侧重,同吃同住同睡一床,简直无所不用其极。本来仅仅如此,中原中也还能咬咬牙坚持过去,但是谁知天不遂人意,上天似乎是铁了心要把中原中也对太宰治的全部耐心给逼得消耗殆尽——在中原中也得到了首领的最新命令之后。

 

“为什么——”中原中也的嗓音已经在颤抖,近乎于哀嚎。然而在他面前的尾崎红叶连眉头都没动一下,让中原中也在一天之内饱尝人间冷暖。

 

“作为搭档,自然要彼此相互信任。”尾崎红叶淡淡地说,“而培养信任的最好方式就是坦诚相对,彼此之间都不可以说谎。”

 

“你的测谎仪已经藏在了你的项圈里了,如果你说的话有一句是谎言,它就会爆炸。同样的,如果你试图取下活着破坏它,它依旧会爆炸。”

 

“大姐……”中原中也最后哀求一般地看着尾崎红叶,而尾崎红叶只是闭上了眼睛。太宰治在旁边背着手站着,严肃认真地像一个小领导。只有在尾崎红叶提到“不可以说谎”的时候,太宰治的表情才有了些许的变化,他微微弯着腰,像是在偷偷窥视着中原中也的表情变化。中原中也自然从来没让太宰治失望过,他的表情全是震惊与幻灭,仿佛刚刚听闻这个世界上多了一条禁止戴帽子的法律似的。众所周知,中原中也的痛苦向来和太宰治的快乐守恒的,中原中也表现得越惨兮兮,太宰治就越开心。他捂着嘴,忍住不要笑出声,以免触怒眼前的尾崎红叶。

 

“我要戴着这个戴多久?”中原中也最后近乎哀求地问道。

 

“一个月。”尾崎红叶说。简简单单几个字,几乎直接击碎了中原中也的心理防线,一旁的太宰治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中原中也白了太宰治一眼,懊恼地摸着自己脖颈上的choker,不用想也知道,这短短一个月里,自己的家底绝对会被太宰治套个精光,到时候自己在太宰治面前将绝无隐私可言。

 

“对了,中也,首领还有一件事要单独嘱咐你。”尾崎红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对着中原中也招了招手。中原中也闻言一愣,条件反射看向身旁的太宰治。太宰治看向尾崎红叶,尾崎红叶回以他一个警告的眼神,他只得耸了耸肩,将双手背在脑后离开了。

 

“这件事你绝对不能告诉太宰治。”在确认太宰治没有折回来偷听的可能性后,尾崎红叶对着中原中也,一脸严肃地说。

 

中原中也懵里懵懂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想不透到底为什么。按理来说,他和太宰治身为搭档,彼此间不应该有什么隐瞒的事情,更不要说中原中也现在还不可以说谎了。

 

“搭档默契的训练,和首领对你的忠诚度测试,这两个任务是同时进行的。”尾崎红叶说,“而忠诚度测试的内容——”说到这里,尾崎红叶顿了顿,中原中也突然觉得有些心慌,他条件反射后退一步,尾崎红叶的声音却依然落在了他的耳里。

 

“杀了太宰治。”

 

中原中也睁大了双眼。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办公室的,刚一开门,就看见太宰治依旧死皮赖脸地躺在他办公室的沙发里。这个人明明有自己的办公室,可偏偏喜欢往中原中也这里窜,若换作平常,中原中也早就揪着他的领子把他拎起来丢出去了。可如今心态不同形式也不同,中原中也得到命令后脑子全然成了一团浆糊,看到太宰治反而条件反射想躲起来,也不能理直气壮地把他赶出去了。

 

“你回来了?”太宰治抬起一点眼皮,看向中原中也。

 

“回来了。”中原中也回答道。

 

“首领给你的事都交代完了?”太宰治问道。

 

“交代完了。”说到这里中原中也的心猛然揪起来,生怕下一句太宰治就要问他首领跟他交代了什么,想到这里中原中也情不自禁地摸上了自己脖颈的一侧。而太宰治只是看了中原中也一眼,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就翻了个身换了个姿势躺着,权当终结了这个话题。

 

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并没有想追着问下去的意思,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可太宰治的下一句话却让他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

 

“在等你的这段时间,我列了几个问题。”太宰治笑嘻嘻地说,“难得有这样的好机会,来坦诚相对吧。”

 

太宰治笑着看着中原中也,他的笑容看起来颇有些无害与纯真,让人着实忍不下心来去拒绝他。中原中也首当其冲,深受其害,情不自禁地就点了头,然后便有了上头的对话发生。

 

“你这是什么问题!”中原中也拍桌而起,恼羞成怒道。

 

“要实话实说哦。”太宰治笑了笑。

 

“不公平,凭什么你一直问我。”中原中也插着腰,一把把太宰治的笔记本夺了过来,狠狠地盯着太宰治,问道:“身高?”

 

“一米七。”太宰治面带无辜地说。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仿佛吃什么东西给噎住了。

 

“你又长高了?”中原中也艰难地问道。

 

“生日礼物要内增高吗?”太宰治笑着反问。

 

回答他的是中原中也的中指。

 

“第二个问题,有过恋爱史吗?”中原中也撇了撇嘴,仿佛自己刚刚发表了智障发言一般,“这个问题问你没什么意义,想也不用想就知……”

 

“没有。”太宰治抢先一步打断中原中也的话,这么说道。

 

中原中也愣了一下,他眯着眼睛,狐疑地看着太宰治脖颈,看了许久,依旧没有看出要爆炸的痕迹。

 

“……没有?居然没有?”中原中也一脸震惊。

 

“为什么要有?”太宰治的表情难得很难看。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的,我现在就能说出和你交往过的一百个姑娘的名字来。”中原中也伸出手,一副准备数的架势。

 

“谈恋爱这个是要双方都心甘情愿才算数嘛。”太宰治笑着说。

 

中原中也惊疑地看着太宰治,良久之后才吐出两个字来:“渣男。”

 

“中也,你这是要替你的姐妹们声讨我吗?”太宰治眯着眼睛说道。

 

“信不信我杀了你?”中原中也没好气地说。

 

“那你也能做得到啊。”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本想发作,但刚起身的一刻脑中却电光火石一般闪过了尾崎红叶对他的嘱托。

 

杀了太宰治。

 

中原中也的手突然就僵住了,他无力地坐了回去,抱着脑袋,一言不发。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这一系列的变化,也不说什么。

 

“到你回答我的问题了吧?”良久之后,还是太宰治开口道。

 

“什么问题。”中原中也颇有些泄气地说。

 

“喜欢吗?”太宰治笑着说。

 

中原中也一下子直了坐姿,抬起眸子看向自己眼前的太宰治,却因为不敢和他对视别开了视线。

 

“我还没问完呢。”中原中也做贼心虚,“应该轮到我问。”

 

“那就一起说。”太宰治说。

 

中原中也有些紧张,他现在既担心自己的身家性命,也在担心自己的脸皮。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对太宰治是什么感情,似乎回答是或者不是,都是一个错误的回答,稍有不慎中原中也就会在太宰治眼前身首分离。中原中也自然是不怕死的,可是他却怕自己在太宰治面前死得窝囊,这比将他折磨致死更加难受。

 

中原中也低着脑袋,心里斟酌着答案,想着首领对他的指令,想不明白为什么首领要求他杀了太宰治。潜意识里他总觉得自己对黑手党的忠诚,与自己对太宰治的感情是不冲突的,如果太宰治做出了危害港口黑手党的事情,他绝对会第一时间杀了太宰治,不会有半分犹豫——想到这里,中原中也抬起头,看向眼前的太宰治,太宰治也正好看向他。

 

我真的能杀了他吗?中原中也原本清明的心突然疑惑了。

 

“我说三二一。”太宰治说,“我们一起说出答案。”

 

中原中也点了点头。

 

太宰治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看了中原中也颇久,然后才开始计时。

 

“三。”

 

“二。”

 

“一。”

 

“喜欢。”中原中也闭着眼睛,几乎是自暴自弃一般喊出来了这句话。话一出口他就紧急伸出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脖子,生怕下一秒自己的头就再也不属于这具身体了。

 

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的动作,没忍住嗤了一声。中原中也看出了太宰治眼底那点笑意,还来不及生气,先问道:“我的头还在吗?”

 

“如你所见。”太宰治努力憋着笑,“你没有说谎。”

 

中原中也松了一口气,然后才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对着太宰治说:“我好像没听到你的回答。”

 

“那是当然,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回答。”太宰治耸了耸肩。

 

中原中也愣住了。

 

“不能说谎,我可以不回答啊。”太宰治笑了,“还有,这个测谎仪是假的。说是会爆炸,其实是大姐骗你的。”

 

“什么?”中原中也瞪大了双眼。

 

“是的,大姐就怕你有恃无恐,所以才这么骗你。”太宰治笑着说,“所以你现在可以不用担心脖子和脑袋分家了。”

 

“……妈的太宰治。”中原中也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反应过来自己被唬的一愣一愣的,还因此说出了许多不得了的话来。他愤恨地盯着太宰治,咬牙切齿道:“我今天不杀了你,我就誓不为人……!”

 

“别啊中也。”太宰治吐了吐舌头,“前几分钟你还说你喜欢我呢。”

 

“我喜欢你那才有了鬼!”中原中也喊道。

 

话一出口,中原中也就感觉自己的脖子处发出了凄厉的警报声。

 

“忘了说,中也,虽然测谎仪不会爆炸,但是测谎的功能还是在的。”太宰治耸了耸肩,笑道。

 

中原中也不知是气氛还是羞恼,两只耳朵通红得简直要滴出血来。他瞪了太宰治一眼,咬了咬下唇,却一句话说不出来。

 

“你快逃吧。”良久,中原中也像是突然放弃了什么一般,双手抱着膝,把头埋在膝盖中央,闷闷地说。

 

“逃?”太宰治平白地复述着这个词。

 

“随便逃去哪,总之逃到一个港口黑手党所触及不到的地方去。”中原中也轻声说。

 

“我为什么要逃?”太宰治说。

 

中原中也抬起头来,蓝色的眸子里全是摇摇欲坠的坚定。

 

“我不能杀你。”中原中也说,“我杀不了你。”

 

 

 

 

 

 

 

“中原君的任务一旦完成,你就把这份文书出示给他,证明他通过了忠诚度测试,明白了吗?”森鸥外坐在长桌的另一侧,和太宰治遥遥相望。太宰治面无表情地抬起头,和森鸥外对上了视线。

 

他的眼里一片死气沉沉。

 

“但是如果中原君对你没有杀意——”森鸥外说到这里顿了顿,看着太宰治说,“我给予你杀死他的权利。”

 

太宰治低着头,依旧一言不发。森鸥外用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发出木质清脆的声音。

 

“太宰君,按照以往,这个时候你已经说了‘遵命’了。”森鸥外的语气很温和,但是在长桌另一头的太宰治却感觉气氛突然凝重了些许。

 

“我不确定我能完成这个任务,森先生。”太宰治冷声说。

 

“真是稀奇。”森鸥外的语气突然变得玩味起来,“该不会你要跟我说,‘太宰治对中原中也动了真情’吧?太宰君?”

 

太宰治低垂着眼帘。

 

“我想是的。”他说。

 

 

 

 

 

 

太宰治扼着中原中也的脖颈,把他压在身下。中原中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太宰治扼住了要害。他睁大了双眼,看着自己眼前面若寒霜的太宰治,想要张口说些什么,却被太宰治突然收紧的手给刺激得咳嗽了出来。他惊恐地发现太宰治对他下的是死手,他现在已经呼吸困难,说不出话来。手里有着无数条人命的中原中也自然认得杀人的手法,接下来太宰治只要稍微一握,就能轻松置他于死地。

 

太宰治淡淡地看着中原中也的表情由惊恐变为淡然,然后他闭上了眼睛,表情近乎于平静,仿佛早已预料到。

 

中原中也闭上了眼睛,感觉到有东西滴落在自己脸上。

 

 

 

 

 

 

 

“证明给我看。”森鸥外说,“太宰君。”

 

太宰治冷冷地看着森鸥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巧的仪器出来,比在自己的嘴边。

 

“讨厌——”

 

太宰治的话还没说完,这个小小的仪器就发出了尖利的警报声。声音绕过长桌,同时传到了太宰治和森鸥外耳朵里。

 

森鸥外的表情难得有些惊讶,而太宰治却把手里的仪器捏碎,丢在了地毯上。残碎的零件最后哀嚎了几声,然后静默在这鲜有人知的夜里。

 

 

 

 

 

 

“对不起。”

 

就在中原中也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他感觉到太宰治松了手,然后他的耳畔传来一声这般轻容的道歉。

 

中原中也直起身来,疯狂地咳嗽着,大口大口地呼吸,似乎是要把被亏欠的所有空气全都弥补回来似的。

 

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咳嗽的模样,张开嘴却说不出话来,伸出去的手照样放回了原处。

 

“看来你和我收到了同样的指令。”劫后余生的空气格外清新,缓过气来后,中原中也从口袋里摸出了烟盒。他才学抽烟,已经颇有几分样子。他掏出一根烟来自己叼着,顺手摸出另一根来递到太宰治的跟前。

 

“我不抽烟。”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说。

 

“劫后余生,确定不来一根?”中原中也叼着烟,说话说得含含糊糊,看着太宰治笑了,“这事只有你知我知,说出去我俩都完蛋。”

 

太宰治沉默了,他接过了烟,轻声道了一声谢谢。

 

——END——




最后还剩一个浙江卷,我有预感我写浙江卷的我会死。


感谢无屿宝贝的友情校对,我,病句大王,打钱。


这篇高考零分作文献给她。


在跑题偏题文不对题的边缘大鹏展翅

评论(13)
热度(587)

© 轩辕氏汤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