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忍辱,消业障,学宽恕,做学问。

【双黑太中】午餐恶作剧

*幼年双黑


*心疼带孩子的广津柳浪先生


*小男孩们是世界的宝物






——



“午安,中原中也。”广津柳浪说。

 

被称作中原中也的小男孩乖乖巧巧的坐在餐桌的最右侧,正在费劲的开一罐牛奶,闻言很礼貌的点了点头,说了句广津前辈好。

 

“午安,太宰治。”广津柳浪冲着另一侧的小男孩点头。

 

太宰治坐在离中原中也最远的最左侧,俩人隔了一条长长的餐桌,中原中也看了太宰治一眼,然后很快轻声哼了一声便转头过去,太宰治对着中原中也做了个鬼脸,然后对广津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广津前辈好。”

 

广津柳浪看着明明隔着老长一条餐桌却依旧在明争暗斗暗潮汹涌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无奈的摇了摇头,拉开一张椅子就坐了下去。

 

——

 

 

 

 

 

 

然后椅子塌了。

 

 

 

 

 

 

——

 

早在前几天,广津柳浪就收到了一则通知,叫他暂时帮忙教导两个孩子。

 

作为港口黑手党的一把手,广津柳浪身上自然担负着教育港口黑手党下一代的重任,他也不是没有指导过几个黑手党养大的孩子,按辈分来说黑手党里面的小孩子都应该喊他爷爷,他没理由对这些个事情苦手,但是今天他却莫名的紧张得慌。

 

因为组织这回交给他的两个孩子,不太好办。

 

第一个叫太宰治,森鸥外亲自带大的孩子,全港口黑手党都猜这是首领培养的下一代接班人呢,姑且算是同龄人中最优秀的一个,小小年纪就缠着吓死人的绷带,连黑手党的孩子都不愿意接近他,他冷静成熟的就像一个大人,特别是那双黑洞洞的眼睛,里面像是住了魑魅魍魉那般让人心头发冷,没有孩子能与他对视,甚至连有些大人都害怕他的眼睛。

 

另一个是中原中也,尾崎红叶从国外带回来的,也是手把手亲自带大,这位比起上面那个显得可爱得多,尤其是那暖橙色的头发和蓝得讨喜的眼睛,在日本稀少的很,但是这位主看起来乖乖巧巧,怎的也不是个善茬,毕竟能在尾崎红叶的刀子底下完完整整走出来的人不多,中原中也就是其中一个,他明明骄傲得像个小少爷,但是打起架来却不输给任何人,用刀用的那叫一个赏心悦目,你用枪都干不过他。

 

这两个孩子是港口黑手党新一代里面的佼佼者,广津柳浪自然也对这两个小家伙略有耳闻,光只看这俩个孩子是由谁亲自拉扯大的,就能看出来这两个孩子对于港口黑手党未来的重要性了。

 

所以他慌。

 

两个都是爷,都是爷,一个搞不好,掰。

 

广津柳浪只想抽根烟冷静下来。

 

出奇的,在他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在偏僻的训练场前严肃的站着等着两个孩子的时候,两个孩子并不是传闻中的妖魔鬼怪,就是两个普普通通的小孩子,坐着黑色的车来的,太宰治率先出来,他拉开了车门,紧接着中原中也从车里面小步跳下来——因为他脚尖够不着地面——中原中也居然还挺礼貌,摘下帽子深深地鞠躬对司机先生说辛苦您了,太宰治在旁边握着车门把手,笑眯眯的,白白净净的,好看的不得了。广津柳浪略微惊讶一瞪眼,这俩人和他听的传闻不太一样啊,不应该是很豪气的摔门就跑,然后一边跑一边互掐互黑互相伤害的吗?

 

广津柳浪刚刚还在短暂的怀疑了一会自己的耳朵,下一秒太宰治就哐当一声狠狠的关上了车门,中原中也还没来得及从车门所能扫过的面积里离开,被哐当一下给车门直接打回车里去,太宰治指着中原中也充满着怒意的脸张狂的哈哈大笑,先前那些个白白净净的小公子的人设全给他吃了个干净,他打开后备箱操起行李就死命跑,中原中也直接揍开车门背起行李就追,一边追一边骂,什么难听骂什么,感情之前那个懂礼貌的乖小孩也他妈是错觉。

 

广津柳浪觉得自己需要抽两根烟才能冷静下来。

 

太宰治拎着行李,跑到广津柳浪面前,眨了眨眼睛。

 

“您就是我们的临时指导老师吧?”太宰治一脸纯良的表情,广津柳浪觉得要不是自己方才才看到太宰治如此恶劣的举动,可能真的会以为这个小孩是个乖孩子。

 

“对,我叫广津柳浪,叫我广津先生就好。”广津柳浪正说着,另一边中原中也已经追了过来,太宰治一看很浮夸很做作的大声呀了一声,然后跟偷了鸡一样的撒腿就跑,中原中也奋起直追,路过广津柳浪旁边中原中也很快的鞠了个躬说广津先生好,然后马上直起腰板去追另一个兔崽子,广津柳浪在旁边看着,不知道自己该对谁担忧,是该对自己以后这几天教导生活担忧呢,还是对港口黑手党的未来担忧呢。

 

“轰——”

 

“妈的太宰有种你别跑!你是属逃跑的吗!”

 

“略略略谁叫中也你是小短腿!”

 

“…!你说谁是短腿!”

 

“轰隆隆——”

 

“呯——”

 

“喀啦喀啦——”

 

不到一会这两个祖宗就拆了一个会面大厅,地板给这俩人砸得稀烂,墙壁也没几块完整的,可怜的就像出土文物,看样子就像被炮轰过,说被炮轰过还嫌轻,硬要说的话——

 

这他妈简直就是鬼子进村了。

 

两个小鬼子进村了。

 

广津柳浪吸了根烟,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先对这个训练场的未来担心比较实际一点。

 

他觉得自己就算吸完全世界的烟都冷静不下来了。

 

——

 

“是他干的。”俩人异口同声,如出一辙的指着对方。

 

太宰治表情认真,他本来就长得清秀,漂亮的鸢色眼睛里面那叫一个水灵,他要是认真做一个无辜的表情,就算是临到行刑场上也会被拉回去重审,在他出生的时候可能有哪个不长眼的天使亲吻过他的额头,赐给他一副好皮囊,有一副好皮相的后果是间接的让太宰治越来越向人间祸害这一目标逼近。

 

中原中也不同,中原中也是长得乖宝宝的模样,可他眼角眉梢却过早的带上一点儿狂气,他明明张着大眼睛看着你,本应是很纯良的,但那微微勾起的嘴角和上调的眼尾,却总让人感觉他在开一个实力嘲讽,也不知是哪个好死不死的教的,教出一个少年总裁,向着霸道邪魅的路上越走越远,糟心。

 

广津柳浪看着这两个祖宗,心里只有认命的份,但是表面上的功夫至少要做个足,广津柳浪严厉的看了看太宰治,又严厉的看了看中原中也。

 

“说,你俩到底怎么商议好的?”广津柳浪厉声斥责。

 

“谁跟他商量好了!”中原中也立马反驳道,“谁会跟一条青花鱼商量!”

 

“说得好像我很乐意跟蛞蝓绑在一起一样。”太宰治耸了耸肩。

 

“你说谁蛞蝓呢!绷带附属品!”

 

“谁激动就说谁呗,帽子放置所。”

 

“停停停。”广津柳浪扶着发痛的脑袋,心里干巴巴的笑了几声,为了这整个餐室的安危,他必须出声阻止,虽然他知道,掺和进这俩人的争执里绝对没好事。

 

但是不阻止这俩人继续吵下去那也准没好事。

 

这俩人到哪那就没好事。

 

两个小瘟神。

 

恁糟心。

 

“既然你们都不肯承认错误,那我就只能当你是你们两个合谋的了。”广津柳浪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这样的话,就一起领罚吧。”

 

啊,上了年纪还要扭曲面部肌肉,好累。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闻言立即看向广津柳浪,几乎是同时眨了眨眼睛。

 

“什么惩罚。”太宰治说着,声音里居然还有点跃跃欲试。

 

“你们两个今天的训练对手换成我,由我来好好教导你们。”广津柳浪思量了一下,毕竟不能把首领和尾崎红叶的宝贝孩子弄坏,就稍稍惩罚一下就行了,小孩子做错了事,总要打打屁股的嘛。

 

但是他刚说完这句话,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看他的眼神立马就变得奇怪起来。

 

“您确定?”中原中也问道,眼神古怪。

 

广津柳浪一点头,他确定,他总不至于打不过两个熊孩子,倒是这两个熊孩子——

 

——怎么感觉他俩互对了一个眼神然后还偷笑了呢。

 

中原中也看向太宰治,太宰治点点头,然后两个人笑着看着广津柳浪。

 

“那就请您多指教啦。”太宰治笑嘻嘻的说。

 

广津柳浪领着这两个小家伙进训练场,平日里这两人都是由其他人专门陪练,他只是偶尔指导一下动作和身形,并没有真正看过这两人真打实干的样子,他只是想着,由森鸥外和尾崎红叶带出来的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自己稍微放点水,应该不会弄伤这两个小朋友的。

 

是的。他充满自信的想。

 

到了训练场上,太宰治先鞠了一个躬,然后脱掉了那身显大的外套,身上只穿着衬衫套着马甲,下身还是穿着背带短裤,看起来就像一个英伦小少爷,广津柳浪看了看周围,中原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和他们走散了,现在还没跟过来。

 

“中原中也呢?”广津柳浪问道。

 

“那就先别管他了,广津先生。”太宰治笑道,“现在已经算是开始了吧?”

 

广津柳浪一愣:“是,没错。”

 

他看见太宰治兴奋的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个淡淡的笑。

 

然后下一秒太宰治直直向他冲了过来。

 

踢腿、拦腰、侧翻、手斩——每一个动作都与教科书上一般精准,太宰治就像一个被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每一个动作都精妙的无懈可击,广津柳浪心里由衷的给这个孩子赞叹,想着这个孩子再练一年,没准就要超过自己了。

 

他先不用异能,只是闪避着,一边是害怕伤到这个好苗子,另一边是想看看这个孩子到底还有什么本事,是哪来的莫大自信让他与自己单打独斗。广津柳浪稍一侧身闪过太宰治一个凌厉的手刀,这个孩子的身手虽然不错,但是比起他来说难免有些距离,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太宰治的体力似乎开始有些不支起来,动作也少了之前的连贯与漂亮,开始出现一些小的纰漏来,广津柳浪看着,心里感慨果然还是个孩子,也只是在瞎逞强而已。

 

太宰治一个肘击过来,广津柳浪不动声色的闪过去,想着也该结束这场闹剧了,他伸手抓住太宰治的手腕,太宰治闪避不及时,被广津柳浪给擒住,广津柳浪脚下一绊,太宰治没站稳,一个屁股墩就摔倒在地上,广津柳浪还抓着他的手腕,想着把太宰治轻轻甩出去,作为给这个孩子一点小小的惩罚,但是他一低头,看见的不是太宰治懊恼的表情。

 

“小心了,广津前辈。”太宰治咯咯笑着。

 

而是胜券在握的神色。

 

太宰治突然一个侧踢过来,目标直指广津柳浪的膝盖弯处,在广津柳浪眼里看来,这绝对是破绽百出的一脚,轻轻松松就可以闪过,还能反而压制。

 

当然,这得有个前提。

 

太宰治猛一侧身,身后不知何时已经跟着一个中原中也,中原中也忽的窜了出来,踩着太宰治的背高高跃起,手里的拳头凝聚着黑色的气流,周围的空间都因为这气流稍稍扭曲,广津柳浪心下一凛,这是他在黑手党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了危险的敏锐感,于是他毫不犹豫的释放自己的异能,决心带着斥力弹开这个可怕的人物。

 

太宰治露出一个微笑。

 

“广津前辈。”太宰治笑着说,“异能禁止哦。”

 

广津柳浪彻底发懵了,太宰治绕到他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体内的异能就像漏了气的气球似的蹭蹭蹭的全跑出去了,眼看着中原中也那可怕的拳头就要打到自己面前,广津柳浪只得咬了咬牙,向一旁躲了过去。

 

“轰隆——”

 

即使闪了过去,广津柳浪依旧被余波给波及到了,他被蛮横的气旋推到一旁,直直的摔倒在地上,这样还不算完,广津柳浪只觉得自己刚一摔倒,就有冰凉的东西分别贴上了自己的侧脸。

 

中原中也的刀,太宰治的枪。

 

“对不起,广津前辈。”太宰治收回了枪,一旁的中原中也收回了刀,抱着胸白了太宰治几眼,眼神看向广津柳浪的时候则多了几分对长者的歉疚,太宰治笑得开心:“但是这场决斗可以算我们赢吗?”

 

妈的,赢,当然算赢。广津柳浪这一番被打的只想爆粗口,只想骂娘,这两个小兔崽子,太他妈狠了,连他都没料到这两个小王八蛋会来这一出,两个小家伙真真是狡猾的很,要不是这两个家伙不是敌人而是自己教导的人,那刀恐怕早已抹了自己的脖子,想来自己被两个小萝卜头给打成这样,真他妈丢脸,这么多年的饭白吃了,这么多年的架白打了。

 

“也是广津前辈看我们是小孩子,让着我们。”中原中也盯着太宰治,没好气的说,“不然我俩哪能赢啊。”

 

“说的也是。”太宰治点了点头,“难得蛞蝓带脑子,刚才我还一直在担心,中也会不会傻得忘了‘耻辱与蟾蜍’到底是什么意思。”

 

“傻逼青花鱼你不要太过分了!什么‘耻辱与蟾蜍’!你想的战术基本上全部都是把我当狗耍!”中原中也恶狠狠地说。

 

“诶——我倒是想要狗的,但是没有狗,就只好耍中也啦——”

 

“太宰治你欺人太甚!”

 

不出一会,刚才配合的天衣无缝看似亲密无间的人又抱作一团,用最粗暴也最原始的方式打了起来。

 

广津柳浪心里只想呵呵,并且由衷的对未来的黑手党产生了极大的担忧。

 

天知道这两个天杀的小混蛋是怎么搞出这么强的默契感来的,他俩这样没问题吗?斗嘴内容简直就是两个三岁不能再多了,在战场上给敌人看见了会怀疑整个黑手党全是小学生的好吗?

 

好累哦我能不能去抽包烟?

 

——

 

广津柳浪领命去禁闭室放那两个小坏蛋出来。

 

几天的监护期很快过去了,尾崎红叶跟他确认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的表现的时候,他顺口把两个小孩子联合起来把他给揍翻的事告诉了尾崎红叶,尾崎红叶当即冷着脸把中原中也叫到身边,掏出和服袖子里的红折扇,厉声问道:“我是怎么教导你的?”

 

说完用折好的红折扇狠狠打了中原中也的掌心一下,这一下下去够狠的,白白净净的小掌心都泛出了粉红色。

 

中原中也低着头,怂了吧唧的,一句话也不敢说,太宰治在一旁看中原中也吃瘪,只捂着嘴偷笑。

 

“你怎么能这么不尊敬长辈呢。”说完又是一下。

 

“我教导你的话你全当成耳旁风了是不是?”一下。

 

“下次再这么做,我绝对不轻饶你。”一下。

 

“认识到你的错误了吗?”又是一下。

 

尾崎红叶每说一句都要狠狠的打一下中原中也的手心,小中原中也低着头,刚开始还没什么表情,后面渐渐爬上了点委屈起来,广津柳浪看着都心疼,毕竟也是跟着自己几天的孩子,好歹也是恭恭敬敬的叫他广津前辈的,他刚想劝两句,只看见太宰治先他一步,走了上去。

 

“红叶大姐,其实这事也有我的错,我也该打。”太宰治说着,一边很自觉的捋了袖子,伸出了手掌,仿佛刚在在旁边笑得最欢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同卵兄弟太宰欠。

 

“你不归我管,我打不了你。”尾崎红叶微微皱眉,看向中原中也说道,“也就罢了,这次就放过你,去禁闭室领禁闭吧。”

 

中原中也咬着下唇点了点头,低声道歉和告辞之后转身离开,一旁哼着歌的太宰治见状快步跟了上去,围在中原中也身旁打转。

 

下一秒太宰治狠狠的捏了捏中原中也被打的红肿的掌心。

 

俩人是打着到禁闭室门口的。

 

广津柳浪走在前往禁闭室的路上,禁闭时间很快就到了,尾崎红叶看着狠心,但是心里终归是担心的,时间还没到就催促着让广津柳浪动身,生怕中原中也在里面多待一秒,广津柳浪走在路上,想着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之间恶劣的没话说的关系,实在是想不透两个人关系这么差,那惊人的默契是怎么磨练出来的。

 

这么想着他打开了禁闭室的门,视线所及之处,首先先看到了太宰治,他刚想说,尾崎红叶没罚你,你自己进去干什么。

 

然后他把这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因为两个小家伙已经头靠头,手握着手,缩在角落里面睡着了。

 

——END——


评论(64)
热度(1014)

© 轩辕氏汤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