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忍辱,消业障,学宽恕,做学问。

【太中】不思量

欢迎收看梓木和汤大型掉马现场!

梓木:

/铛铛铛铛!公布真相的时候到啦!这篇美丽刀其实是汤圆小姐 @轩辕氏汤圆写的!


/平淡而深刻,说的就是你们汤圆太太了!


/请大力夸她!








“发生了什么?”


 


“吵架了。”


 


中原中也一挑眉,捻灭了手里的烟,起身站了起来。


 


“为什么吵架?”


 


太宰治抿着嘴不说话。


 


“你今年多大?”中原中也问道。


 


“十五岁。”太宰治说。


 


“十五岁了。”中原中也复又坐了下来,“也不是小孩子了。”


 


“多数情况都是中也挑衅在先吧。”太宰治很不服气的。


 


中原中也看了看太宰治,失声笑了出来。太宰治在中原中也的这个笑下只觉得浑身不自在,转身握住门把手想要离开。中原中也眉头一挑,及时出声制止了他。


 


“我劝你别出去。”中原中也嗤笑道。


 


“为什么?”太宰治说。


 


“这个世界的太宰治早就死了。”


 


中原中也点燃一根烟,淡然地说。


 




 


太宰治来到这里,终归是一场意外。


 


十五岁的太宰治终归是有些脾性的,还未能有往后风雨不动安如山的风范,和中原中也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破事就吵了起来。这架越吵越厉害,竟一发不可收拾。中原中也气极,对着门外一指,只道你给我滚。太宰治面若寒霜,滚就滚,还不稀罕在这里,握着门把手就摔门而去,不想抬眸一瞧却是另一番光景,阴差阳错颠倒了时空,来到了另一个世界里。


 


太宰治端详着眼前的中原中也,看起来眉眼与自己记忆中的倒没有什么区别,少年姑且还稚嫩的五官长开了,由以往的秀气愈发精炼成了英俊。眉眼如故应是旧人来,只不过眉目间多了十五岁的中原中也没有的老练和淡然。冰蓝的眸子里也不似从前那般满是杀机,反而懒洋洋起来,不知学的是谁的模样。


 


“你有急事吗?”中原中也吸了一口烟,复而吐出烟雾,很是平静的样子,仿佛走错了时空并非奇事。就凭这份冷静,都让太宰治觉得曾有几百个太宰治走失到了他这里似的。


 


“不知道会不会有紧急任务。”太宰治说。


 


“得了吧。”中原中也笑了,“说得好像你会在乎那些一样。”


 


“我的意思是,你急不急着回去。”中原中也补充道。


 


“回去干什么?”太宰治问道。


 


“找你的搭档道歉。”中原中也说。


 


“中也的错,为什么要我道歉。”太宰治冷声道。


 


中原中也抽烟的动作一顿,看着太宰治颇有敌意的眼神,再度笑出声来。


 


“那你就暂时留在这里吧。”中原中也起身,把烟蒂丢在烟灰缸里,伸了个懒腰。太宰治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原中也,皱了皱眉头。这个中原中也总让他觉得不太适应,他记忆中的中原中也总是骄傲的,像一只蓝孔雀,而在他眼前的这个中原中也则愈发像一只雪狐,举手投足间的意味,居然让太宰治都觉得有些难以捉摸。


 


“你看着我干什么?”察觉到了太宰治奇怪的目光,中原中也问道。


 


“我在想,中也这么大年纪了。”太宰治说,“居然还没秃顶。”


 


“……你他娘的,老子年轻得很。”中原中也的眼里头自他们相遇之后,第一次出现了算是剧烈的情绪波动。随后他看见自己眼前那个在努力憋笑的屁孩子,反应过来太宰治的意图后,没好气地啧了一声。太宰治听到中原中也一声啧,更是忍不住笑出声来。中原中也白了他一眼,对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下去。


 


虽然中原中也叮嘱过,让太宰治待在家里不要乱跑,但是太宰治一向就不是省事儿的主。刚开始几天他还乖乖在家里,无论中原中也如何早出晚归,都绝对不踏出家门一步。后来待到他摸清了中原中也的工作时间规律后,也瞅准了时机偷偷溜出去过,说白了,他骨子里毕竟还有一点十五岁孩子该有的心性,致力于给中原中也制造更多的麻烦。他光明正大走在街上,甚至偷偷溜进过黑手党的总部大楼。他观察着别人看着他的眼神,不像是对死而复生的惊奇和惧怕,开始猜测起这个世界里的太宰治死了到底有多久了。他似乎被这个世界遗忘了。


 


中原中也给他收拾了个房间,让他姑且住下。太宰治在屋子里转转悠悠好一会儿,发现偌大的房子里,也只有一张蒙灰许久的床。感受到他疑惑的眼神,中原中也只笑笑,指了指一旁的单人沙发,说,我睡在这里。


 


“你坐着睡觉?”太宰治问道。


 


“这样不容易睡得太死。”中原中也把安眠药泡腾片丢在杯子里,顷刻间便咕噜噜冒起泡来,闹腾得让人心生烦躁。


 


这个世界的中原中也和太宰治世界里的中原中也虽然有着相同的身体,但是却有着无数的区别。太宰治和自己世界里头的那个中原中也,抛开其余的一切不说,怎么也是一起看小黄书长大的情分,旁人是怎么也比不上的。那个中原中也活得恣意嚣张,张牙舞爪不知收敛锋芒,眉宇间都是睥睨众生的傲气。而这个中原中也则不同,他对一切都懒懒的,向生活也太过于妥协了些。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太宰治偷偷从自己的房间里溜出来,都能看见中原中也在沙发上坐得笔直,像一个军官一般严肃。他在玩着一把精巧的匕首,指尖刀光纷乱,眼睛里头那点儿反光,被月光赤裸裸地揭露了失眠的事实。太宰治记得他每天睡前都会吃安眠药,但是都无济于事了,他似乎已经对安眠药产生了抗药性,再加大剂量下去,结局自然只有一个。


 


偶尔他也有能睡着的时候,但是很浅,浅到太宰治略一走近就会猛然惊醒的地步。而后太宰治学乖了,安安静静躺在房间里,再也不动弹了。这样一连几天过去,他自然得到了他的收获。平日里冷淡得缺乏面部表情的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乖了好几天,也放松了警惕,偶尔会悄悄地走进他的房间,就站在床头边上。太宰治能感觉到一片阴影投了下来,空气里似乎都多了点淡淡的尼古丁的味道。


 


太宰治猜测中原中也大概是笔挺地站在床前,看着从窗帘里头漏出来的一点月光,顺着雪一般的光迹落在自己的脸上。


 


早先太宰治第一次看见中原中也吃安眠药的时候,还曾以为他要自杀。中原中也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丢下一句话来。


 


“要死的话早就死了,哪用得着自杀。”


 


中原中也一边说着,一边面无表情地吞下了安眠药。太宰治眨了眨眼睛看着他,不知为何,心头就微微一动。


 


“他怎么死的?”太宰治问道。


 


中原中也收拾药片的动作略一停顿。


 


“…自杀。”中原中也说。


 


“你为什么不陪他殉情呢?”太宰治说。


 


“没那个必要。”中原中也淡淡地说。


 


“人走了,日子还是要照样过。”


 


太宰治还想继续问下去,可是中原中也伸出了一只手,示意对话已经终止。他闭上了眼睛坐在沙发上,就像是睡着了。


 


那天晚上太宰治特地没有睡,他心底有某种预感,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强烈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装睡了多久,只听到一些细微的声响,复又有阴影落在了他的面前。这次与以往不同,太宰治能感觉到中原中也弯了腰,在慢慢靠近他。呼吸间温热的气流轻轻地颤过太宰治的耳尖,出奇的,太宰治觉得中原中也应该是有一点紧张的。


 


他能感觉到中原中也的发梢滑过自己的侧脸。


 


太宰治仿佛等了一个世纪,可是终究没有等到他心底所预感的那个吻,反倒是他听到了中原中也的一声轻声叹息。然后中原中也直起了身,回到了客厅里头。太宰治一晚上都没有睡,但是中原中也再也没有进来过。


 


而后几天里太宰治依旧会瞅准了时机往外头跑,这个世界和他印象中的世界太过于一致了,偶尔一不留神,他几乎要迷茫在里头,只有回到家里,听到中原中也略带沙哑的烟嗓,才能反应起来自己是在另一个世界里面。


 


姜毕竟还是老的辣,中原中也一次杀了个回马枪,直接把偷偷溜出去的太宰治当场抓包。中原中也一言不发,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平静得仿佛就像无事发生。他坐在沙发上抽烟,眼神自始至终不曾落在太宰治身上。太宰治站在旁边,难得地有些手足无措,只能等着中原中也把烟抽完。


 


中原中也就这么一句话不说,待到指尖最后一点闪烁消失化为轻烟,方才开口。


 


“你回去吧。”


 


太宰治抬起了头。


 


“你这是在下逐客令吗?”太宰治说。


 


“你在这儿待的时间也不久了。”中原中也说,“那家伙会担心的。”


 


“那家伙?”太宰治说。


 


“就是你的中原中也。”中原中也说。


 


太宰治眨了眨眼,反应过来,道:“他也会担心吗?”


 


“他担心死了。”中原中也笑道。


 


太宰治低着头,好一会儿才把头抬起来。他刚一抬头就注意到了中原中也的眼神,中原中也像是端详了他许久了,等到他抬头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中原中也才转过头去,偏开了视线。


 


“我怎么回去?”太宰治问道。


 


“只要你想回去,你就可以回去了。”中原中也说,“你怎么来的,就怎么离开。”


 


太宰治走到门前,回头看向中原中也。中原中也抽完了烟,手略微僵硬地放在沙发把手上。他看到太宰治投过来的目光,只伸手挥了挥手,权当是一个简易的告别仪式了。


 


太宰治把手放在门把手上,略一犹豫,又缩了回去。


 


“我可以抱抱你吗?”太宰治说。


 


中原中也一挑眉,轻声道:“请便。”


 


太宰治听到了中原中也的回答,又走了回来,站在了中原中也面前。


 


“这可是友谊的拥抱。”太宰治笑着说。


 


中原中也看他一眼,骤然失笑。


 


“臭小子。”中原中也说。


 




 


同样的离别,中原中也经历过两次。


 


多年前也曾有一个太宰治来到了他的世界里。这个太宰治见到他第一眼,险些认错了人,后来他才知道,那个太宰治的世界里,也有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你不认识我吗?太宰治问道。


 


我不认识你。中原中也说。


 


太宰治跟他讲在另一个世界里,他和他如何相爱,仿佛一场隔世经年旧梦,真实得中原中也听着都会面红耳赤。


 


中原中也曾偷偷去询问过,这个世界并没有叫太宰治的人。仿佛神明开得一个玩笑,万千个平行世界里头,两人都是一同长大,相知,再而相爱。唯独这个世界的中原中也,从未感觉过任何情感的悸动。


 


我想离开了。太宰治说,但是,无论是哪个世界的中也,我都不希望他爱上其他人。


 


或许是被鬼迷了心窍,中原中也对那个人伸出了手,看着那个人把自己的手腕割开,放在早就准备好的热水里头。中原中也感受着温暖从体内缓缓流失,黑暗缓缓袭来,似乎整个人都堕入了深海,再不复天日。


 


迷蒙中,中原中也闭上了眼睛。约莫是死神,轻轻地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中原中也再度醒来的时候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有人给您叫了救护车。值班的小护士说,医生们到的时候,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真是一个不知名的好心人啊。小护士感慨道。


 


中原中也不说话,看向自己手腕上厚厚的一层纱布,底下被切开的组织在自行愈合着,总有一天能不再依赖任何外物独立活着,只不过那狰狞的疤痕是如何也去不掉的了。那由死亡细胞残骸堆砌成的丑陋艺术品,将会在他的后半生里头,如附骨之疽一般形影不离。


 


仿佛就在说,他曾来过,这并非梦境。


 




 


  


 


怨不得别人。


 


只是我生不逢时。


  


——FIN——



评论(3)
热度(670)

© 轩辕氏汤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