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忍辱,消业障,学宽恕,做学问。

【双黑太中】画法几何

之前无料《三玄汤》的选文,正好拿来祝大家除夕快乐啦❤

新的一年,大家都要好好的。

 

经管院太宰x建院中也

 

 

 

 

1.

 

太宰治大老远看见中原中也,很是开心地就挥手大声喊着他的名字,旁若无人的,也不管中原中也被这么喊着有多没面子。果不其然,中原中也听到了也不从自行车上下来,直直就冲了过来。好在那太宰治闪得快,明天校报的头条才没变成《同级学生自相残杀为哪般》。

 

真绝情,真绝情。太宰治念着三字箴言,中原中也在一旁停了车,拎了书包就往太宰治头上揍。太宰治这回没闪过去,直直吃了个痛。

 

下次再这么好死不死叫我名字,我就撞死你。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说。

 

得,没过?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满脸火气的样子,讪讪道。

 

别提了。中原中也撇了撇嘴,没好气地看向太宰治,心情不好,于是逮着人便怼:知道我没过你还凑在这里干什么?我不欠你那顿饭了。

 

你没过,那就我请你呗。太宰治对中原中也这般早习以为常,只耸了耸肩,不生气了吧?

 

中原中也看了太宰治一眼,太宰治急忙挤了个无辜的表情出来。

 

还行。中原中也冷哼一声。

 

两人一高一矮走在一起姑且还算和谐。早在一个月前中原中也就对太宰治夸下海口,说自己这次方案设计绝对能一次就过。太宰治听后放声大笑深切讥讽之:试问谁人不知道你院尾崎小姐严苛无比,总是流水的方案铁打的尾崎,她也因此被称为最强处女座甲方。一个正儿八经用心做的方案不被打回去重做个七八遍,是压根儿没有过的希望的。中原中也不乐意,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说,行,若我一次过,我请包你一个月的饭。

 

中原中也斗志昂扬,太宰治也不打击他,笑笑说行呗,我陪你就是了。

 

第一次毫无悬念,中原中也自然是没过,满脸难过地拉着太宰治喝了一晚上的酒。第二天中原中也还有早课,拖着宿醉的头痛急急忙忙就去上课去了,倒是太宰治闲得发慌,一觉睡到大天亮,等到醒来的时候看到中原中也在他旁边一个又一个地剥着橘子,着了魔似的。太宰治揉揉眼睛说你干什么呢,中原中也打断他,嘘,别逼逼,我在汲取自然的灵感。

 

中也,那悉尼歌剧院世界上也只有一个,你剥再多橘子也没用。太宰治说。

 

那你陪我下个楼。

 

你要干什么?

 

我买几斤西瓜回来杀着玩。

 

最后两人自然是被舍管以浪费粮食为由骂了个狗血淋头,被罚着把几斤西瓜全给吃个精光。中原中也一边啃着西瓜皮一边哼哼唧唧自己明天又要画图。太宰治满手西瓜水,拉起中原中也未过的图就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逼逼,你这样挺好的,就是逻辑线有点碎,你改改试试。

 

中原中也扯过图丢到一旁,发狠似的继续啃着西瓜,一边啃一边道,行,若第二次我能过,我包你一周。

 

第二次自然而然也没有过,中原中也越挫越勇,道,第三次能过,我包你一天!

 

然后便有了第四次,包一餐。

 

第五次,一餐也没有了,反倒是太宰治倒贴一餐。

 

两人孽缘深重,细数下来谁欠谁几顿饭,只怕都是不清楚的,多少陈年烂谷子旧芝麻的事情了。酒足饭饱思淫欲,中原中也从包里拿出图,发狠道,第六次,第六次,我绝对要过。

 

了不得啊,有志气啊。太宰治鼓掌,六次就能从尾崎小姐手下活下来,了不得啊。

 

明天中原中也赶早课,自然不敢喝醉。回寝路上中原中也拉着太宰治唠叨着先前宿醉去赶早课时头痛欲裂的场景,声色并茂如临其境。太宰治挺耐心,嗯,嗯,唔,唔。中原中也又念叨起尾崎小姐评图时的样子来了。太凶了,我大气都不敢喘。中原中也浮夸地捂着胸口,一副心悸后怕模样。太宰治撇撇嘴,我自然晓得,你们尾崎小姐的威名都远扬到我们经管院来了。中原中也对天对地狠劲儿抱怨一通,太宰治好容易把中原中也哄去睡了,中原中也又从床上立起来,面色严肃。

 

不行,太早了我睡不着。中原中也道

 

你可给我去睡吧。太宰治爬上上铺,对着中原中也的脑门就是一摁。

 

2.

 

中原中也问太宰治:你平时都在学什么?怎么这么闲?

 

太宰治耸耸肩,掰着手指就数了起来:高等数学、线性代数、微观经济学…

 

听起来挺难的。中原中也道。

 

目前为止,我们系高数挂科率百分之八十,高数加英语挂科被退学率百分之六十三。我当然是在用数据跟你讲话啊。太宰治躺在床上看手机,漫不经心的。

 

你课这么多这么难,你还这么优哉游哉的?中原中也把打的图一张张卷到图筒里头。太宰治难得从床上起身,看着中原中也,很灿烂地咧嘴一笑。

 

得,就当我没问。中原中也无声翻了个白眼,背着图筒就准备去专教找尾崎小姐交图去。

 

最近附近开了一家椒盐鸡排,你要是过了可以请我去吃。太宰治挥了挥手,随意说了句当安慰的话。中原中也冲着太宰治怒比鬼脸,很不客气地砸了门。

 

太宰治是经管院传奇。

 

人人都看着太宰治,背后戳他脊梁骨,说,你看这人这么瘦,脸色这么苍白,看起来这么虚,一定是努力学习学的,要不然怎么能年年霸着经管院第一名拿着国际奖学金呢。这其中缘由只有中原中也知晓,瘦,那是挑食挑的,中原中也活这么大,就没见过吃排骨拉面不吃排骨的。每次中原中也跟他出去吃面,太宰治就在他旁边,传销似的推销他那排骨。脸色苍白,那是低血糖,他自个儿作的。太宰治胃不好,起得晚胃口不好,就不爱吃早餐。中原中也一周六天都是早课,不能老妈子一样盯着太宰治,自然而然太宰治就作出了个低血糖来。至于看起来那么虚,中原中也每天半夜都能被太宰治手机荧光给亮醒,这家伙天天熬夜玩手机,活脱脱一个网瘾患者,天知道他哪来那么多视频要看哪来那么多剧要追。

 

中原中也每天老老实实画图建模,起早贪黑不分昼夜,活得跟周扒皮的长工似的,这是活该他年级第一。倒是太宰治天天玩玩玩,中原中也写着论文呢,太宰治从上铺下来把头搭在中原中也肩膀上,亮出手机上推特新刷出的资讯,笑眯眯地说,你的某某老婆要结婚啦。中原中也心头一怒顿时五内郁结,再加上论文还有好几千卡在那里,差点当场气绝身亡。太宰治没良心地大笑三声,中原中也怒视回去,小心我半夜撕你高数!太宰治不服气还嘴,谁怕谁,大不了我半夜擦你工图!中原中也立刻就怂了,他课表满当当的自然不敢熬夜,倒是太宰治每天两点睡十一点起,天知道这个缺心眼没良心的会不会真的干出这种断他命脉的事来。他忍辱负重写着剩下的大半论文,太宰治就在一旁念经似的念叨着他某某老婆的结婚讯息,惹得中原中也差点把柯布西耶写成持刀杀人。末了中原中也敲下最后两个字符后深呼一口气,操起桌旁的502就要粘了太宰治的嘴。

 

结果半夜中原中也失眠了,从上铺爬下来再爬到太宰治的床上去,猛戳太宰治的腰。太宰治浑身没什么缺点,唯独腰怕痒,一下就被中原中也给激得坐了起来。中原中也就盘膝和太宰治面对面坐着。细数自己多年来漫漫追星路,讲自己的某某老婆最初只有五十个粉丝,他几乎是看着她发展到现在大红大紫,如今她要结婚自己怎么着也该哭一哭,算是半个失恋了。太宰治耐着性子听完了中原中也仿佛老父亲养女儿含辛茹苦的倾诉,一针见血道:就算人家不结婚,你也娶不到啊。

 

你滚。中原中也怒,抬脚就要把太宰治踹下床去。

 

你慢着,你要把我踹下床去,你就会在一天之内失去你的爱豆和你最最最亲爱的挚友。太宰治一脸严肃地说。爱豆虽然重要,可是你要把握当下,把握你身边的人,是不是?

 

中原中也一愣,被太宰氏小鸡汤一灌,想来是有些道理,下了床之后才觉得不对劲,怒而踹太宰治的床板。

 

谁和你最最最最亲爱的挚友了?!

 

3.

 

中原中也身为优秀大学生,每天都忙得杀猪。反而太宰治不急不缓慢悠悠的,硬生生把大学活成了他的养老院。大清早出门锻炼的中岛敦看到太宰治鬼鬼祟祟摸下宿舍楼,刚想问一句稀奇,就听见了熟悉的怒吼声。

 

妈了个巴子太宰治我杀你全家!

 

一大清早中原中也就怒吼出声。太宰治难得地起了个大早,拎起书包脚底就抹油准备溜。中原中也冲到阳台,正好看见太宰治转身欲逃,直接把他给喊得定了住。

 

别啊中也!自杀多不好!太宰治在楼下对中也比一个鬼脸。

 

中原中也反应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太宰治在说些什么骚话,拿起衣架就往太宰治脸那里砸。太宰治自然及时闪避,溜得老快老快了。

 

昨天中原中也翘掉了素描课去赶图,正好太宰治有空的很,自告奋勇替他答了道。完后中原中也回来之后问太宰治老师有没有布置什么作业,太宰治只一耸肩,没有呀?

 

第二天中原中也醒来,就看见梶井基次郎发来短消息,问他昨天老师布置的几张建筑钢笔素描画了没。中原中也心里一咯噔,转眼就看到太宰治悄默默准备跑人了,顿时明白了太宰治这犊子又耍他玩,怒火攻心,差点没被背过气去。

 

中原中也打印了钢笔画,借了拓图板,用建院学子优秀的手速光速给拓完了。他一边骂着太宰治这个妖精一边飞速冲到宿舍楼下去骑自行车,临到自行车前才发现自行车车座上给某个幼稚鬼贴上了写有“谁骑这辆车谁长不高”的便利贴。中原中也心中轻蔑一笑,哼,who他妈会cares,掏出钢笔在下头写了一行“诅咒无效”后潇洒骑车而去,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不带一丝拖泥带水。

 

最后太宰治在通宵自习室被中原中也逮着,被胖揍了一顿后太宰治决意带中原中也去吃椒盐鸡排负荆请罪。他们俩之间就没有一顿饭不能解决的矛盾。中原中也摆手,不去不去,明天交图,我忙得很。太宰治故作亲昵地凑上前来挽着中原中也的胳膊,好不亲密,嬉笑着便道,别慌,人有多大胆,图就拖多晚。

 

最后中原中也还是耳根子软,被太宰治给说动了,一路上拉着太宰治就开始扯皮。中原中也说,我觉得厨女团,迟早是要毕业的,毕业了她们迟早都要结婚的,免了免了,再不厨了。太宰治笑道,你还想着你那个某某老婆呢啊?中原中也摆摆手,我早忘了!太宰治说,那你的生写我送人好了。中原中也顿时对太宰治怒目而视:你他妈敢?

 

敢?他太宰治当然敢。中原中也和太宰治酒肉朋友厮混这么多年,太宰治有什么不敢的。仗着自己有张好看的脸皮,仗着中原中也不愿对他下狠手,不知做了多少亏心缺德事。中原中也事发之前凶神恶煞仿佛能把太宰治剥了皮去了骨,但每次太宰治笑嘻嘻的死皮赖脸那鬼样,伸手不打笑脸人,中原中也就没了脾气。这么多年来恶友处下来,多多少少大大小小的冤孽欠账,中原中也早就忘了个精光。

 

最后两人自然喝得大醉。中原中也说,那个谁谁谁,有什么好的,我早不喜欢她的,我今个儿在这儿给大家高歌一曲,以示决心!太宰治看中原中也醉醺醺,劝也劝不住,干脆顺着他来,只得鼓掌,好!你来一个!中原中也征询意见,来什么?太宰治大手一挥,就来一个分手快乐!

 

去你妈的太宰治,老子谈都没谈过,哪来的分手。仿佛触动情肠,中原中也声音的音量顿时都下来了,趴在桌上表演一个老男人失恋。太宰治拍着他的肩膀,用自己的一套歪理,疯狂给他洗脑。太宰治说,你喜欢她,她也不知道你喜欢她,是不是?中原中也嗯着,太宰治接着道,所以她结不结婚和你没关系嘛,你还可以去喜欢别人,对不对?中原中也愁着一张苦瓜脸,太宰治给揉了个笑脸出来,乖,回宿舍,睡觉,梦里什么都有。

 

太宰治搭着中原中也,被这个醉鬼给驮了回去。一边走一边听中原中也醉鬼逼逼,太宰治无论三七二十一,嗯嗯嗯全都答应了。每次中原中也酒醉的时候就特别异想天开,要建黄金的屋子白玉的墙,太宰治为了哄他,怕是无意中欠了中原中也千百万个亿。末了中原中也酒鬼撒泼硬要唱歌,太宰治就陪着中原中也唱了一路春田花花幼儿园。

 

最后中原中也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人给自己掖被角,眉头一皱,喊出声来,谁啊,放肆!精准狠的拳头就上去了,第二天中原中也看见太宰治眼下乌青,问及缘由,太宰治挠了挠后脑勺,看剧看的晚了,没睡好。

 

不过中也啊。太宰治托着腮,很是认真地说道,我觉得你该谈恋爱了。

 

什么意思?中原中也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你缺个照顾你的人不是?太宰治说,我不能照顾你一辈子啊。

 

中原中也沉默了,太宰治就权当他听进去了。

 

你照顾我一辈子我也无所谓啊。中原中也走在门口的时候,蓦然来一句。

 

太宰治愣住了。

 

反正我又不吃亏。中原中也哼哼几声,便带上了门。

 

太宰治眨了眨眼睛,对着关上的门比了个鬼脸。

 

4.

 

中原中也早就知道,他和太宰治千差万别。

 

早先学美术的时候他就晓得了。那时候作为美术生,他几乎早起贪黑恨不得和自个儿的炭笔相亲相爱睡一起。太宰治不同,他很不同。早在太宰治中途过来的时候老师就跟他们叮嘱过了,这人,文化早就被保送了某某大学,厉害得不得了。你们在这儿画画图的是前途,人家来这儿画画图的是个开心自在。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结缘还是一次写生课。大家伙都专心盯着模特,唯有太宰治头也不抬。人人对他的随性都习以为常,只当他是画画玩玩的。中原中也磨细节的时候随意一瞥,便看到了在一旁叼着铅笔无所事事的太宰治。巧在太宰治也在看他,对他微微一笑。中原中也懒得理他,继续画自个儿的画去了。

 

下课的时候老师挨个儿巡查,走到太宰治面前小小惊呼一声:太宰,你怎么画的中原?

 

中原中也挑了挑眉,看向太宰治。太宰治冲他一笑,这人长得好看怎么作都是能被原谅的,最后老师也没说什么,倒是中原因此倒多留意了他些许,久而久之也成了出了名的恶友。中原中也现在想来自个儿愿意和太宰治鬼混这么久,就是因为太宰治太会作了,让中原想忽略他都难。

 

后来他实打实地努力考上了喜欢的大学,学了喜欢的专业。太宰治本来来集训就是来玩的,自然老老实实去学他被保送的专业去了。毕业的前一天中原中也大半夜拉着太宰治到了学校天台喝酒,对着满夜空的星星和满身周遭的夜风,中原中也是醉了的。他举着啤酒罐,郑重其事走到太宰面前。

 

毕业后咱俩就各奔东西了。中原中也说。

 

嗯。太宰治应道。

 

敬你。中原中也伸出啤酒罐子。

 

我也敬你。太宰治学着中原中也的样子,也伸出啤酒罐子。

 

那晚是中原中也人生中第一次喝醉,他醉相很难看。事后太宰治对他翔实描述了一番。太宰治说,你揽着我的脖子,哭得像个傻逼,直说太宰治你别走你走了我多孤独啊。中原中也操起一旁的炭笔就往太宰治嘴里塞,闭嘴,给我闭嘴,听到了没?

 

中原中也内心还真的有点儿难过,他满心悲戚来到新校园的时候,打眼便在门口看见太宰治那根麻杆子,惊得下巴快要砸到地上。倒是太宰治看到他,一点都不惊讶似的,晃着他那海带般柔软的小手,中也,好巧啊好巧啊,你也来这里上大学啊?

 

滚滚滚。中原中也冲了上去,你怎么来这儿了?

 

太宰治眨了眨眼睛,我怎么不能来这了?

 

我记得你保送的不是这所学校啊?中原中也一脸问问问。

 

那我高考再重新考一次不就行了。太宰治双手插在兜里,笑着说。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是在自讨没趣,太宰治想作,那是谁也拦不住的。从此这段孽缘就被延续了,而且从未中断过。中原中也拿到宿舍分配表的时候整个人都惊了,居然就能刚刚好把他和太宰治随机在一起去,明明两人不是一个专业,这概率小的中原中也都要怀疑太宰治在其中做了手脚。搬进宿舍那一天,中原中也在扫地,太宰治在打游戏,中原中也在铺床,太宰治在打游戏,后来还是中原中也一手包了两人的,这感情比太宰治亲娘都亲。上学的时候也是,中原中也在赶图,太宰治在打游戏,中原中也在建模,太宰治在打游戏,中原中也在搭建,太宰治还在打游戏。中原中也苦口婆心劝太宰治认真学习,太宰治苦口婆心劝中原中也打游戏。中原中也听了太宰治的话只翻脸,你知不知我为了这个图纸我连游戏都戒了!xxx的新专买回来我现在还没听的!

 

不听也可惜,我替你听了。太宰治自以为get了极好的主意。

 

你要替我听了,我就上你的号,把你所有的ssr都劝退了。中原中也厉声道。

 

你劝退吧。太宰治笑着说。

 

你脑子没病吧?中原中也瞪大了眼睛。

 

我就喜欢看你吃惊的样子。太宰治说,又傻又逗。

 

中原中也沉默了三秒,对着太宰治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太宰治凑过来,中原中也操起课本就往太宰治脑门砸。

 

我就喜欢你的头带个包的样子。中原中也一句话说得理直气壮。

 

5.

 

来了?太宰治从病床上支起身来。

 

来了来了。中原中也脱了大衣,外面好大的雨,你也真会挑日子病。

 

那你就晚几天来呗,我又不会死。太宰治说。

 

天知道我不看着你,你又怎么作践你自个儿呢。中原中也没好气地说。

 

先前全校学生要填一个个人信息表,偏偏太宰治这个时候失了踪。中原中也夺命连环call太宰治未果,还发短信威胁其如不会电话,就把他的个人信息表性别一栏改成女。最终太宰治自然是没能回他的,中原中也替他打印了中规中矩交上去之后,才得知太宰治胃出血住院了,报告还没写一半就甩下笔冲出了校门,风风火火得仿佛这个人直接就要病危了。

 

一路上中原中也担心害怕得要死,像个青春伤感文学里面的的女主角,在心里怒骂了一路太宰治你敢怎么怎么样我就炸你棺材板,到了医院才发现那人精神百倍面色红润地躺在床上玩植物大战僵尸。中原中也差点忍不住一汤碗直接泼太宰治一脸,但看着太宰治尚未康复而略带苍白的脸色,又将所有的怨言怒气憋了回去。

 

中原中也坐在病床旁家属坐的位置,捧了汤碗就要往太宰治嘴边送。太宰治皱了皱眉,是胃出血,又不是全身瘫痪,我手还是能动的。中原中也眉头因怒一挑,行,喂你喝你还挑三拣四不乐意了是吧?太宰治缩了缩脖子,怒气上头的中原中也是谁都惹不起的,太宰治最知道这个道理,只得像个巨婴一般被中原中也一口一口得给喂了个仔细。完后中原中也抽了几张纸,没好气地给太宰治擦着嘴。太宰治嗯嗯呜呜好几声直喊中也轻点轻点嘴要烂了要烂了。中原中也听着太宰治的声音,只觉得心里更气了,手上的动作自然更重三分。

 

末了太宰治嘴周遭的皮肤被中原中也擦得通红,看样子滑稽得有些好笑。中原中也瞄了瞄太宰治一眼,有些想笑又觉得不道德。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瘪了瘪嘴,你笑呗,我没事。

 

不不不,没想笑。中原中也急忙否认。

 

你生哪门子气啊。太宰治说,胃出血的是我诶。

 

你胃出血是我作的啊?中原中也闻言又被太宰治挑起气来,谁不听我的话来着?

 

太宰治理亏,连忙闭了嘴不再说话。中原中也见太宰治学乖,也不再用言语挤兑他。

 

太宰治在床上躺了好一会,中原中也就在旁边玩手机。太宰治看了看中原中也,看了看天花板,末了还是觉得中原中也好看,于是直接转头过来,专门就盯着中原中也看。

 

你盯着我干什么。中原中也被太宰治看得浑身不自在。

 

我觉得我俩最近都走水逆。太宰治面色严肃,语气正经。

 

中原中也想了想,点了点头,你说得在理。

 

听说走水逆的人,要做一些平时绝对不会做的事。太宰治说。

 

别,你这又是哪胡诌来的。中原中也嘴角一抹嘲笑。

 

你别打断我,我说正事呢。太宰治斜斜看着中原中也,中原中也挑挑眉,表示自己会闭嘴。

 

中也你平时绝对不会做的事呢,从明天起,你就别戴帽子了,然后穿裙子,穿丝袜,跑到我们经管院去上课去,绝对不用担心被发现!我们经管院最不少短裙丝袜的辣妹!太宰治对中原中也竖起大拇指。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起身,转身就要往门外走。

 

哎,中也,你去哪?

 

我去找护士,要枕头。

 

要枕头干什么?你要陪我睡?

 

我要枕头,捂死你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中原中也转头狠狠地说。

 

别嘛别嘛。太宰治急忙摆手,这个做不到,那我给你换个简单的。

 

还有简单的?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

 

你不妨喜欢我。太宰治笑眯眯地说。

 

——END——

评论(16)
热度(655)

© 轩辕氏汤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