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忍辱,消业障,学宽恕,做学问。

【双黑太中】这个世界不善良是无法活下去的

*幼年双黑


*有私设的俩人第一次见面


*坑傻玄用的短篇 @彼路斯何 




——



黑手党有一个奇怪的小孩子。

 

太宰治第一眼在孩子堆里面就看到了中原中也。没办法,他太显眼了。即使戴着帽子遮遮掩掩着,但是还是掩不住他异于常人的发色瞳色。在通常日本人的黑发黑眼里头,中原中也张扬的糖浆色头发和冰蓝色眼睛就显得格外惹人注目。中原中也用白嫩得能揉出水来的小手使劲儿摁着自己的黑色帽子,色彩漂亮的发丝被这黑色的遮蔽物遮挡住了,不细看也看不到那双隐匿在帽檐下的漂亮双眼。太宰治却一眼看到他。他在人群中,熙熙攘攘里头,却让人感觉他是独身一人。他似乎自己就带着这样孤独的气质,像一匹小狼。

 

最初吸引太宰治的到底是中原中也的发色瞳色,还是他那点气质呢,太宰治到现在也无法说出答案来。唯一只可以肯定的,就是他几乎是一见钟情式一般的,在茫茫人群里,一眼万年,抛给了那个叫中原中也的小孩。

 

太宰治早在见面前就看了这次见面的名单。很奇怪的,在不知道任何人都对应着名单上的谁的时候,他似乎看见中原中也第一眼,就认定这个小孩儿就是中原中也。不借助任何人的帮助,感性与直觉告诉他答案。冥冥之中似乎神都让他刻意关注这个孩子。

 

——

 

 

 

 

 

这个世界不善良是无法活下去的

 

 

 

 

——

 

中原中也不知道太宰治从第一次会面便开始关注他。他一直自以为是以为自己被任何人孤立,被任何人排挤。于是他独来独往,活得像失群的小独狼。

 

他是家里私生子,血统里头不是正统的日本人,从小便活得像夹缝里的尘埃。虽说也是大户人家,也算是个小少爷,但那一头耀眼的发丝和奇异的双眼总是在无情宣告着他的血统。尚且无人当面切身实地地告诉他为人的道理,他骨子里似乎生来便有些傲气,于是便更不能被正主所容。明嘲暗讽自然少不了他的,全家上下唯一不挤兑他的似乎也就只有样作宠物的狗了。中原中也端着水盆被罚站,远远透过窗户,看见庭院里那条狗对他吐着舌头,眯眯眼里头似乎都是一股子嘲讽。

 

所以尾崎红叶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顺理成章的面无表情。尾崎红叶擦干净刀上的血,略带惊讶地问他你不害怕吗。他闻言略一抬头面色平静无波,眼睛里死寂得像没了生气。尾崎红叶对他这个眼神很是欣赏,认为他是个可塑之才,于是把他带进了黑手党里头。

 

起初来黑手党几天,中原中也总爱躲在角落里头不出来,就在里头落灰。越黑越脏的地方他越爱待着。黑漆漆的里头,一走进就能看见浑身脏兮兮的小孩子捏着衣角,满脸幼狼般的警惕盯着你,仿佛下一秒就会露出他初生的獠牙。尾崎红叶欣赏这个孩子的狠戾眼神,她稍微调查了一下,知道他爱躲在黑暗角落是旧时习惯使然。她叫人做了顶黑帽子给中原中也,对他说,你带了这帽子,遮住你的头发眼睛,你就和其他人一般了。中原中也犹犹疑疑半信半疑接过了帽子,慢慢吞吞地戴上。

 

中原中也用他幼狼般警惕的眼睛看这个满是猜忌和恶语的世界,发现帽子似乎确有尾崎红叶所言的功效之后,便戴上再也不取下。从此黑色成了他最明亮的保护色。

 

尾崎红叶开始教授他黑手党的格斗技巧。中原中也聪明,学什么都一学就会。但他依旧是沉默寡言的,受了什么伤也咬着下唇一言不发,不知和谁倔强发狠。尾崎红叶看久了也心疼,这个孩子太过于逞强,训练如同人形机器一般,对自己不带一丝一毫感情,仿佛身体是一个可以随便虐待的容器而已。

 

偶尔这个孩子会盘腿坐在窗户前。尾崎红叶偶然间经过,便看见这个孩子微微弓着腰盘着腿,微微仰头透着窗户看着远处,眼底写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渴求。他在渴求什么,尾崎红叶亦无所知。中原中也从来对自己的一切绝口不提,他只会一遍又一遍地压低自己的帽檐,恨不得让这个小小的帽子把自己整个人都给包裹住——他依旧没变,他依旧是爱躲在黑暗阴暗的角落,只不过黑色的帽子暂且代替了黑暗的角落而已。

 

中原中也最初知道自己要被选个搭档,眼底一闪而过了些许欣喜的。尾崎红叶知道这个孩子孤独得要命。但随即中原中也又陷入了无尽的自卑和恐惧不安中。他又恢复了躲在角落的习惯。尾崎红叶看着他躲在角落,不停地揪着自己留得有些长了的头发,像是要把它们揪掉一般。他拼命揉搓着自己的眼睛,揉到满眼眼泪,眼睛红得像只兔子也不罢休,在尾崎红叶几次厉声呵斥下才被迫制止这样自虐般的行为。

 

于是尾崎红叶牵着这个之前孤傲如小狼、现在抖得像只兔子的小孩,去见他未来的搭档。中原中也身上穿着尾崎红叶特地给他准备的新衣服,他依旧持续不安地扯着衣角,衣服都要给他扯得变了形状。尾崎红叶多次柔声嘱咐他不用紧张,可毫无用处。他依旧重复着毫无意义的行为,先前的训练全丢在九霄云外去了,他此刻就是一个自闭症却渴望朋友的小孩儿。他用手重重地摁着自己的帽子,确保每一根发丝都小心地被藏在帽子里头了,才敢略微放心的对着手指,半遮半掩地躲在尾崎红叶身后。

 

太宰治自然不是第一眼见到这个小孩了。他弯弯漂亮的、略有些圆圆的眼眸,一双眼里似有桃花潭水深千尺,盈盈出了水波千荡灯花万盏。忽略脸上那吓人的绷带,他生得一副娇生惯养的小孩模样。中原中也害怕他,躲得更后了。

 

中也,到前面来。尾崎红叶柔声说。

 

中原中也摇着头不愿意。太宰治眯着眼睛笑了好一会儿,中原中也依旧不愿意。他悄悄瞄着周围,找着能躲的地方。不意间一个偷偷回头入眼便撞见了太宰治笑意盈盈的眼眸——太宰治不知何时已绕到他的跟前,微微弯着腰向他靠近,眼底深不可测,似乎一搅和全是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

 

你躲我干什么。太宰治笑着问道。

 

我没躲你。中原中也小声嗫嚅。

 

你胡说,你分明躲我。太宰治说。

 

中原中也瘪了瘪嘴,低着头不再说话了。太宰治歪着脑袋看了中原中也好一会儿,然后虚虚叹了口气。

 

然后他趁着中原中也不甚注意的功夫,一把摘了中原中也的帽子。

 

中原中也见太宰治夺了他的帽子,心里着急伸手便要抢回来。无奈太宰治人机灵得很,中原中也总是慢了半拍。几番扑打不但没抢回帽子,反而让那糖浆色的发丝和冰蓝眼瞳暴露得一览无余。中原中也的小脸因为恼羞成怒而带上了些许微红,趁着蜜色的头发,反倒显得有些可爱。他的发色偏橙,眸子却刻意的一般生得蓝色,很大胆的来了个撞色。可是在他脸上却显得那样和谐又可爱,那双眼睛似乎生来就该是这个颜色的,是一片橙色的海洋。

 

中原中也几近要哭出来了,明晃晃的阳光都要刺到他的眼睛里。他抢不到帽子,只得蹲在地上,痛苦地用手抱着头。

 

你不舒服吗?太宰治凑近,小声地问道。

 

你别看我,我丑。中原中也的声音都带上了点哭腔。

 

太宰治眨了眨眼睛。

 

你不丑呀。太宰治说。

 

你别看我,你不要看我。中原中也没忍住,小声的啜泣了出来。

 

太宰治捏着中原中也的帽子,看着小声哭着的中原中也,有些不知所措。他思索好一阵,最后蹲下来,捧起来中原中也的脸。中原中也白净的小脸上还带着点星光泪痕,看样子有些可怜。

 

太宰治歪着头,想了一会,然后对着中原中也的侧脸,轻轻吧唧一口。

 

中原中也一下子愣住了。

 

你看啊,你特别好看。太宰治说,我都亲你了。

 

——END——






为什么这么短。


因为要关爱军训人士【微笑】


评论(62)
热度(830)

© 轩辕氏汤圆 | Powered by LOFTER